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温岭制鞋走出来的财富

2018-11-01 10:01:14

温岭制鞋:“走”出来的财富

一个贫穷小村庄的变迁 莞渭陈村是温岭市横峰镇一个普通的小村庄。本地人口1200人,但外来人口却达到了3000人左右。当地的40多家制鞋厂成了这些外来务工人员温暖的“家”。“十几年前,我们村还是一个靠捕鱼和编织草鞋为生的穷村庄。看看现在,很难想象制鞋会给我们村带来这么大的变化。”谈及村里近十几年的巨变时,陈根夫还是感慨不已。 陈根夫是横峰镇莞渭陈村的书记,同时也是“沧龙鞋业”的老板。陈根夫说,十几年前,莞渭陈村还是一个贫穷的小村庄,村民仅靠捕些河鱼和编织草鞋果腹度日。渐渐地,穷日子让村里的年轻人们坐不住了,想着到外面寻找更好的生活。他们就来到温州,在“中国鞋都”温州,遍地开花的制鞋厂给了他们莫大的灵感。在给温州鞋业打工一段时间后,年轻的温岭人已经不满足于替别人打工的微薄收入,他们的心里开始酝酿着这样一个想法:“手艺既然已经学到手了,何不自己办厂做老板呢?” 这些在外“取经”回来的人,在带回了技术和经验后,尝试着自己创业。很快由家庭成员联袂的家庭小作坊开始在当地生根发芽了。由于这种制鞋的技术含量不高且容易上手,投资小收益大。其他村民见有利可图也纷纷效仿起来,制鞋业在当地开始蔓延开来。 家庭小作坊的出现,让村民放下渔和草鞋,找到了一份“新工作”。“现在村里的年轻人不再一心想着往外跑‘跳龙门’了。学业一完成,就回家经营制鞋产业,完全不用担心失业和找不到工作。”陈根夫的侄子陈海星如是说。今年大学毕业后陈海星也立即加入到制鞋大军的队伍中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资本的积累,小作坊也在不停壮大,作坊变工厂,甚至蜕变成公司和集团,村里的1000多个本地劳动力已经远远不能满足目前的需求,那些源源不断从外省涌进来的外来务工者刚好填补了这一空白。陈根夫说,现如今,莞渭陈村的村民不但自己都当上了老板,制鞋厂的扩大和发展还给大量的外来人员提供了工作岗位,使他们有钱可赚,有饭可吃。 昔日农夫的角色转变 “下午打算陪朋友去买辆奔驰汽车。” “哟,买多少钱的呀?” “不买太好的,买辆60万元左右的开开就可以了。” 这样的对话让吃惊不小,莞渭陈村居然这么有钱?面对的提问,陈根夫笑了。“制鞋业的发展确实给我们村带来很大的收益,村民们的生活水平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陈根夫给看了几张以前的老照片,照片上的住房都是清一色用石板垒起来的大寨房,破破烂烂,偶有一间三层楼就算得上当时的“高楼大厦”了。而如今,村子里已经很难再觅到这样的“古董”房子了,放眼望去,满目都是幢幢新盖的高层楼房,好不气派。很多富有的村民都拥有一整幢自己的房子。不少人还将整栋房子改造成厂房,工作生活两不误。 许多年前,当辆车开进莞渭陈村的时候,人们都跑出来看个新奇,很多人从来没见过这种交通工具。如今的莞渭陈村人已经习惯了以车代步,好车名牌车屡见不鲜。而且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好几辆车子,货车轿车样样齐全,运货用货车,外出用轿车,很是方便。 在制鞋业快速发展后,一些围绕其攀缘而上的产业接踵而来。皮革业和鞋底加工业都因制鞋得以生存和发展。以前做鞋子,皮革和鞋底都要去温州那边订货,周期长效率低成本也高。如今,在家门口就能收到全套制鞋所需的原料,真是轻松多了,也省下很多不必要的运输开销,一年下来能帮大小老板们省下不少钱。 现在莞渭村有了一整套完整的产业链。他们已经不满足于国内的市场,借助一些商业展销会的平台还把自己的产品推销到了海外。就在去采访的时候,很多老板都亲自赶到广州去参加广交会了。昔日“两耳不闻村外事,一心只编稻草鞋”的莞渭村人现如今时时关注外界商业的动态风云,寻找的机会,去创造更大的收益。 事实上,像莞渭陈村这样的制鞋村在横峰镇还有很多个,而像横峰镇这样的制鞋镇在温岭也不少。尽管他们的经营模式各有千秋,但他们的终目的都是相同的,那就是致富本村、带动全市。更可喜的是,很多业主已经意识到了品牌创建的重要性,他们都将创建名牌鞋子当成自己的目标。 夹缝里寻找制鞋业出路 制鞋业的兴起确实让温岭“活血通络”起来了。“满城尽带制鞋厂”,满街碰到的都是大小老板,用当地人自己的话说,“如果没有制鞋业,温岭现在可能还是个小村堂。” 据统计,从1995年到2005年,温岭制鞋的产值从20亿元增加到148亿元,年增长15%以上。在2005年一年的时间里,温岭制鞋业创出的148亿元利润占了当地工业总产值的1/5,出口鞋子3.5亿双,出口额达4.3052亿美元,占了温岭总出口额的近一半,当之无愧地成了当地的支柱产业。 不过,发展迅速的温岭制鞋业就像一个营养跟不上的青春期少年,难免出现了发育不良的现象。温岭制鞋制的是中低档鞋,一直突破不了“低档、低价、低利润”的怪圈,走的是仿造仿制的克隆之路:把“adidas”改成“adadis”,把PUMA鞋子上的豹改成一只猫,专门打擦边球,欺负眼神不好的人。在采访过程中发现,不少业主对完全仿造名牌鞋子的做法嗤之以鼻,但却对打擦边球的做法津津乐道,认为这样可以满足一些买不起名牌鞋的顾客的要求,并抱着“虽然每双鞋子赚得不多,但出货快也能赚钱”的心理,在低利润的现实面前安于现状。 而鞋子的质量低劣也成了长在温岭制鞋业胸口上的一颗毒瘤,影响着当地制鞋业的生存和发展。2004年11月,台州市质监局的抽查结果显示,温岭城北街道132家企业的132批次产品抽查中,仅30批次合格,合格率为22.7%;而城东街道65家企业65批次产品的合格率只有15.4%,仅10批次鞋子勉强合格。这种寿命极短的“星期鞋”和不合脚的粗糙制作让不少穿过的顾客谈鞋色变,捧着磨满水泡的脚不肯再穿温岭鞋子。 温岭市鞋革业商会副秘书长王丽惠告诉:“温岭鞋子的质量问题才是制约温岭制鞋业发展的关键所在。”王丽惠说,其实若干年前的邻居城市温州和温岭现在的情况颇为相似,但温州制鞋业已经成功地从假冒伪劣的代名词转到皮鞋国家标准的制定者,10多年间,温州的制鞋业完成了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温州皮鞋如今已领跑全国。 “温岭制鞋业还存在着无序竞争的现状,到今天,许多企业都尝到了无序竞争所带来的苦果了,再这样内耗下去,透支明天的市场,把资源浪费掉,温岭制鞋业就会在自相残杀中挣扎。”王丽惠说。要走出“城堡”,彻底地解决“围城”之困,还要走好三步“棋”:人才、创新和市场。其中,创新是摆在温岭制鞋业面前的一个紧迫问题,近年来,温岭的传统注塑鞋面临着挑战,虽然冷粘鞋持续快速成长,但由于创新力度的不足,在技术上、销售上已远远赶不上温州鞋的步伐。因此,在创新上下功夫是温岭制鞋业的出路。 勤劳智慧的温岭人白手起家,靠着打理全国乃至全球的足部事业——鞋子,走上了一条致富路。 温岭制鞋业起步于上个世纪70年代末期,主要集中在泽国、横峰、大溪、城东、城北、温峤等镇(街道),以生产中低档注塑、浇注皮鞋为主。目前,已有注册企业近5000家,从业人员达16.6万人,年产量7亿多双,产品远销14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全球的注塑、注浇皮鞋生产基地之一。

欢迎品牌、企业及个人投稿,投稿请Email至:news@

厌氧胶
抗爆门厂家
石地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